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-第二百九十章 你好菜啊展示

在港綜成爲傳說
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
竹林。
银光瞬闪而过,锋芒如电,所过之处,厚密刀光层层笼罩,转瞬将周边的绿竹斩断。
金铁交鸣,火光迸射。
人影交错闪动,伴随巨兽咆哮不止的怒吼之声。
廖文杰持刀抢攻,土宫雅乐一手挥舞锁链,一手紧握黄金色独钴杵,在无迹可寻的疯魔刀法下连连后退。
独钴杵是金刚杵的一种,两头锋刃,可作飞行道具,亦可作为短匕护身。
“年轻人,话说得好好的,为什么突然偷袭我?”
土宫雅乐一头雾水,明明大家聊的正开心,结果廖文杰说翻脸就翻脸,提刀上来就是一顿乱砍。
好在他前线除灵三年,捡起了年轻时的武艺,换成几年前坐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被乱刀砍翻在地了。
形势惊险,土宫雅乐却没让白叡发动攻击,除了封印不稳定,能不用就不用,他也看出来了,对面出刀虽快,但还有所克制,远没有一刀斩杀四头B级恶灵时的无可匹敌。
“闭嘴,变态!”
廖文杰黑着脸挥刀,十四岁的女儿就敢往外推,土宫雅乐自报家门时说错了,他应该姓‘秋月’才对。
叮!叮!叮————
刀锋劈砍独钴杵,火花闪烁迸射。
廖文杰避开缠绕而来的锁链,挥刀佯攻的瞬间,左手落爪成型,撕裂风声,扣向土宫雅乐的肩膀。
刀是捡来的,刀法基础一般般,入门都算不上,仅会的一套刀法为‘五虎断门刀’,学自郭北县城的江湖丑汉。
因为燕赤霞不愿喂招,他只得在郭北县找江湖中人的麻烦,日子久了,就看会了这套行走江湖的粗浅刀法。
刀法主要分为三招,力劈华山、横扫千军、瞎姬霸乱砍。
遇到普通的对手,他用刀时凭借身体素质碾压,能以速度力量取胜,对上土宫雅乐这样擅长近战防御的驱魔师,只用刀远远不够,必须要加点拳脚功夫。
他拳脚功夫一直可以的。
鹰爪撕风袭下,土宫雅乐挥舞锁链防御,借机后跃远离原地,一直没有动静的白叡咆哮一声,正式加入战局。
“吼吼吼!!”x2
黑色巨蟒在廖文杰身后成型,望着气势磅礴的白叡,怒声咆哮,明知打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。
它也没办法,它也不想的……
嘭!
黑白两色巨兽凌空对撞,短暂僵持过后,属于白色的一方气焰嚣张,一举压倒黑方,轻轻松松将其按在地上摩擦。
“……”
廖文杰无语翻了翻白眼,知道三黑很菜,除了挖洞几乎没啥大用,可这也太菜了。
一个照面就被放倒,毫无还手之力,就这,如何继承二黑的遗志?
不管一边倒的灵兽之争,他继续挥舞长刀抢攻,寻思着今晚是见好就收,和驱魔师家族交个朋友,还是将对面的鬼父痛扁一顿,来一个不打不相识。
“不动明王火界咒!”
我是降头师 抽泣的小丑
土宫雅乐挥手洒下大片黄符,锁链环绕身前化作黑色漩涡,点燃的黄符滋滋冒着火苗。
下一秒,火势沸腾连绵,骤然间形成纵横开阖之势,伴随空气呼啸,红光化身咆哮火龙,卷席狂风过境,铺天盖地朝廖文杰压了过去。
“!”
火球翻滚,碾压土石草木成灰,热浪蒸干空气中的水分,扭曲空间失真,声势骇人。
廖文杰微微一愣,不明白土宫雅乐为何突然放大招,决定顺势选择二号方案,在不打不相识之前,给对方来几下狠的。
黑山面具在手,火龙袭来的前一秒,他身躯原地消失,在旁观者眼中,就如被火海吞噬了一般。
“消失了!难道他还是超能力者?”
感知中不见廖文杰的气息,土宫雅乐心头一突,飞快转身看向身后,漆黑锁链护身,用以防御随时可能出现的背刺。
“吼吼吼!!”
白叡横身顶翻三黑,獠牙血口张开,衔住其七寸位置,在土宫雅乐的授意下,拖行庞大蛇躯在地面来回肆虐,用三黑的身板,硬生生将森林大火掐灭在源头。
三黑不堪重负,哀鸣一声,身躯淡化消失。
唰!
银光闪过,廖文杰出现在火海废墟之中,附带念力的刀锋破开白叡皮毛,留下一道血痕。
同一时间,土宫雅乐衣袖撕开一道刀口,手臂也多出了一道刀伤。
他微微皱眉,手背嵌着的红色石头散发光辉,止住刀伤血口,并使伤口缓缓自愈。
“杀生石!?”
廖文杰挥刀的动作一滞,被横身冲来的白叡撞飞,摔至废墟外的竹林之中。
他翻身站起,拍了拍身上的白色长毛,没有再次攻击,皱眉看向拥有杀生石的土宫雅乐。
没记错的话,那晚的白毛少年曾说过,某些家族和神社将杀生石封印,借助其中的力量强化自身,以此稳固家族的势力地位。
难怪之前没感觉到杀生石的气息!
网游之锦衣卫 纯吸尼古丁
廖文杰心下大定,剧本台词瞬间编好,对着土宫雅乐冷冷一笑:“我还奇怪,为什么我要三更半夜会往山里走,为什么又刚巧遇到了你,原来这都是命运的安排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杀生石!”
廖文杰举刀指向土宫雅乐:“你手里的那块石头,和我的身世有关,告诉我,三年前都发生了什么?”
“???”
土宫雅乐一脸懵逼,太突然,完全听不懂廖文杰在说什么,但要说三年前的话,他的确印象深刻。
霓虹的恶灵数量无征兆暴增,民间势力为除灵疲于奔命,损失十分惨重,其中就包括他的妻子,在战斗中不幸被恶灵所杀。
因为局势糜烂,防卫省如临大敌,跳过开会的常规步骤,在一夜之间构架了超自然灾害对策总部。
“喂,说话呀!”
“说来话长,三年前的灾难不是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,而且现在也不是合适的时候,白叡的封印……”
“少来这套,就算你拖到援军到来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说话间,廖文杰从口袋里摸出杀生石,放在手中上下抛了抛:“杀生石和我有莫大干系,如果你不说实话,接下来的战斗,我可就要动真格的了。”
“你怎么会有杀生石!!”
土宫雅乐大惊,廖文杰手里的杀生石体积更大,妖力更加浓郁,当即警告道:“不要用手直接接触它,你手里的杀生石没有经过封印,直接接触会被它引出潜伏内心深处的欲望,灵魂也会堕落成恶灵,成为被欲望驱使的奴隶,只知杀戮和破坏。”
“我不信!”
廖文杰嘴角微微咧起,五指紧扣杀生石,指尖缝隙散发妖异红光。
“吼吼吼————”
这时,异变突现,悬浮的灵兽白叡怒吼一声,五只眼睛跟随杀生石一同亮起红光,巨大身躯俯冲而下,杀气腾腾朝廖文杰咬了过去。
“白叡,快停下。”
土宫雅乐拽紧锁链,奈何封印本就岌岌可危,不仅没能安抚暴走的灵兽,反而进一步将其激怒。
锁链脱手,土宫雅乐盘膝坐地,双手结内狮子印,想通过灵魂上的共鸣,强行将白叡拖回封印之中。
轰隆隆!!
白色长龙匍匐于地面横冲直撞,如同一辆全速前进的火车,在山林之中犁开沟壑,追逐上蹦下跳的廖文杰。
“MD,你个瘪三算计我!”
藏 經 閣
廖文杰暗骂一声,白毛给他杀生石的时候,可没说过这玩意除了勾搭恶灵,还会激起灵兽的进食欲望。
显然,拿到这块石头人,除了自身有堕落恶灵的风险,还会被驱魔师家族等正面人物列入黑名单,不想死,只能吸收石头里的妖力,加快堕落成恶灵的速度。
瞄了眼盘膝坐地的土宫雅乐,廖文杰绕了一圈折返,脚下生风朝其跑了过去。
“嘶嘶嘶———”
轰隆之声袭来,土宫雅乐睁开眼,见廖文杰背后尘埃飞扬,眨眼之间冲到面前,倒吸一口凉气,跳起来夺路狂奔。
廖文杰紧随其后,中气十足喊道:“你家的白眼狼暴走了,你就没点什么办法?”
“有办法,你别跟着我就行。”
土宫雅乐边跑边说:“你把白叡引到旁边,大概三个小时之后,我差不多就能将它重新封印。”
“三个小时……”
廖文杰撇撇嘴,无情道:“自家的狗都拴不住,你好菜啊!”
混蛋!
脸上被狠狠糊了一巴掌,土宫雅乐来了火气,怒喷道:“你以为这一切这是谁造成的,刚刚我就说过,白叡的封印一直都不稳定,还让你别碰那颗杀生石,你非不……”
“不,你没说过!”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廖文杰出言打断,不吹不黑,土宫雅乐绝对没说过,休想甩锅给他。
“……”
土宫雅乐差点吐血,今晚来山林里除灵,使用白叡战斗,消耗了不少灵力,无故遭到廖文杰挑衅,又消耗了不少灵力。
眼见打了半天,廖文杰面不红气不喘,反倒是他身板有些吃不消,唯恐白叡借机逃脱封印,故而释放大招,意在停止这场无意义的争斗。
想法很好,但对面太坑,不知从哪摸出一枚杀生石,害他全盘努力付之东流。
最糟糕的是,若是没法重新将白叡封印,不用等十年,明年的今天,就是他的忌日!
“如果你没办法封印,那就换我来。”
廖文杰眉头一挑,追上跑路中的土宫雅乐:“但在此之前,我得先问一句,你家的狗受了伤,你也会跟着受伤,如果它被打个半死,你该不会一命呜呼吧?”
“现在不会,封印时专门为此情况作了准备,在白叡彻底失控的情况下,任何针对它的攻击,都不会作用在我身上。”
土宫雅乐说完,意识到不妙,急忙道:“你想干什么,白叡是土宫家代代相传的灵兽,我就是拼了命不要,也不会坐视你乱来。”
“放心,我对狗子一向很温柔!”
廖文杰咧嘴一笑,反手倒插长刀,反向朝白叡冲去,将黑山面具扣在脸上。
转瞬之间,眼前的世界化作一片血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