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世子很兇笔趣-第六十六章 嬌花弱柳(281/602)鑒賞

世子很兇
小說推薦世子很兇世子很凶
十月初冬,当金菊最后一片花瓣落下,万里江河日渐萧索,提醒着所有人,又一年的冬天要到了。
楼船依旧停靠在湘江沿岸,船上的姑娘们,已经习惯了等待的日子,毕竟天下大事急不来,现在短暂的等待,是为了以后的天长地久。
祝满枝没了两对师徒的陪伴,便静下心来,在江边垂钓排解无趣的日子。可也不知是怎么了,她什么乱七八糟的都钓得上来,就是钓不上来鱼。连两条乖狗狗都不陪着她了,因为王八啃不动,只剩下大白鹅还在脚下游来游去,无情地嘲讽着。
“唉……”
祝满枝一声轻叹,无趣地踢着小裙子。
船上没事儿,松玉芙也拿着鱼竿坐在跟前,完全不会,只是陪着满枝钓罢了,见祝满枝叹气,她询问道:
重生八零:媳妇有点田
“怎么了满枝?”
“钓不到鱼。”
“钓上来王八也可以,挺好吃的。”
“……”
祝满枝嘟了嘟嘴,更加没劲儿了,好想找个能陪她唠嗑的,可惜玉芙听不懂她吹的牛,其他姐姐都不会武艺,也对江湖事不感兴趣,只能等着小宁回来了,虽然小宁是个闷葫芦,但至少会听她瞎扯不是。
楼船的二层,萧绮在书桌后面坐久了,腰有点酸,起身在屋里随便走走。
陆红鸾坐在软塌上绣花,此时抬起眼帘,柔声询问:
“绮绮,令儿那边有消息了?什么时候回来?”
萧绮端起茶杯抿了口,含笑道:“快了。安国公周勤的老巢被屠干净,已经乱了阵脚,正强行调兵往柳州奔袭,惹得南越群臣都有所不满。等时机一到,西凉军入关,长驱直入到了邕州城,事情就结束了。”
陆红鸾不太了解天下大局,想了想:“光打下邕州城,就能平南越?”
萧绮摇了摇头:“南越太过松散,从福州到交趾郡,大大小小近百个势力,只是尊陈氏为王,听从陈氏的调令。即便灭了陈氏,我们过去,也没法把所有势力清剿干净。打到邕州城,让陈氏举家归顺,肯答应王位不变,继续代中原朝廷治理南疆即可。”
陆红鸾皱了皱眉:“那要是不答应?”
“不答应换个姓陈的继承大统就行了,等灭了东部四王和北齐,再回头收拾也不迟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地方。”
陆红鸾点了点头,也没有再细问。
萧绮其实也挺想许不令的,毕竟和湘儿是双胞胎,身体也相差不大,食髓知味后,哪里受得了独守空闺的日子,恨不得现在就被许不令按在桌子上糟蹋。不过这些话,萧绮肯定不会说出来,还瞄了陆红鸾一眼:
“红鸾,想许不令了?”
陆红鸾倒也没什么害羞的,点了点头,又望向船楼的后方:
“想肯定想,但也习惯了,没什么受不了的。就是崔皇后那边,唉,看着可怜兮兮的。”
萧绮从窗口看了眼后面的露台,幽幽叹了口气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——
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浪涛拍打着船沿,楼船微微起伏。
微凉河风扫过露台,放在躺椅旁的两盆花依旧谢了,躺椅上也没了那道看着云卷云舒的倩影。
“咳咳——”
轻微的咳嗽声,从里屋传来。
身着大红长裙的萧湘儿,脸上带着几分揪心,站在床榻旁边,看着医女认真号脉。
崔小婉额头上搭着毛巾,身上盖着两床棉被,脸色有点发白,不过眉眼弯弯,神态没什么不舒服,除开偶尔咳嗽两声,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。
瞧见萧湘儿咬着下唇,眼神满是担忧。崔小婉把头上的毛巾取下来,脆声道:
“母后,我没事儿,你不用担心。就是在外面乘凉睡着了,受了点风寒罢了,母后都快把我捂熟了。”
萧湘儿哪里能不着急,前些天她在屋里忙活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也未曾注意。半夜醒来,才发现小婉也躺在露台上睡着了,叫了半天才叫醒,当时把她吓坏了,从那之后小婉就经常咳嗽。
医女来仔细检查过,说是受了风寒,也熬了药,可这都好几天了,还没好利索。崔小婉在宫里,便娇弱的风吹既到,走个路都担心摔着,如今真生了病,万一落下点病根,她这‘监护人婆婆’还不得后悔一辈子。
萧湘儿在床榻边坐下,杏眼微瞪,把毛巾重新放在崔小婉额头上,如同长辈般训道:
“你老实躺着,都咳嗽了还说没事儿,晚上那么冷,我忘记叫你,你自己也不知道进来?都多大的姑娘了。”
崔小婉缩在被褥里,笑眯眯道:
“睡着了嘛,没感觉到冷。”
“唉……”
萧湘儿摇了摇头,也不知该怎么说着名义上的儿媳妇。
医女号了片刻脉,结果和上次一样,含笑道:
“夫人,崔姑娘脉象稳定,就是体子有点虚,多补补心情放开心些,自然就好了。”
萧湘儿也希望如此,让医女下去后,抬手端过来药碗,拿起勺子吹了吹,送到崔小婉的嘴边:
“快把药喝了。”
崔小婉靠坐在床头,抿了一小口,便蹙起了眉头,想了想:
“好苦哇,要不我陪母后喝酒吧,喝醉了出一身汗,可能就好了。”
萧湘儿眼神无奈,把勺子凑到薄唇边:
“先喝药,喝完了再陪你喝酒。”
崔小婉眨了眨眼睛,可能是觉得躲不过去,把药碗端了过来,“吨吨吨——”一口闷了,然后吐着舌头眼泪都出来了。
都市里的新市民 曾君
萧湘儿连忙拿起蔗糖,塞进崔小婉嘴里:
“苦吧?让你没事坐外面吹风,以后不许了。要是许不令回来看的你这样,非得说我没照顾好你。”
“不会的母后,他可疼你了。”
崔小婉缓了片刻,看向了窗外的阴云,迟疑了下:
“对了,他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
“听姐姐说,还有几天,把南越的事儿办完,就回来了。怎么,想许不令了?”
“母后不也在想嘛。”
崔小婉缩进了被褥里面,握着萧湘儿的手,甜甜笑了下。
萧湘儿在船上也没事儿,坐在床边,又开始讲起了以前许不令给她讲的故事,虽然崔小婉都听过了,但总比坐在一起无话可说的好。
只是崔小婉好像对听过的故事兴趣不大,听了片刻,便闭上了双眸,好似进入了梦乡,握着的手也不知不觉松开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