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-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【月票9100補更。】閲讀

左道傾天
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
在独孤雁儿不可置信,而且心痛的眼神中,小草瞬间褪去了绿色,变成了枯黄,变成了褐黑色。
叶片也随之蜷曲,干枯,根茎突然干瘪。
静悄悄的……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。
它的使命,已经完成;这一路的艰辛,便是小草的一生。中间被人踩的那一脚,让它的原本应该有六小时的生命,变成了不到两小时。
它无声无息的消逝,没有人知道,这一株草,生命的最后时刻,想的是什么。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但它,已经完成了此一生的使命。
在独孤雁儿手心,就只留下一截干枯如同晒干了许久的草茎。
只是独孤雁儿紧张之下,一点点呼吸气息碰到了干枯的小草,那仅存的草茎随之分解,融化成了粉末……
独孤雁儿突然感觉心中一痛。
怔怔的看着已经粉碎,化为乌有的小草,就只余下手心里的一点点碎屑。
只感觉一时间悲从心来,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。
紧紧的握住了手心,将这最后一点点碎屑,牢牢的握在手里,低声哽咽的道:“谢谢你,小草。”
独孤雁儿取出一块手帕,珍惜的将碎屑收了起来,放在自己贴身的地方,收藏起来。
然后,按照小草带来的消息,重开了比翼双心,同心通道。
下一刻。
她即刻就感应到了余莫言在呼唤自己。
“雁儿?雁儿姐?”
再度听到心上人的声音,独孤雁儿眼泪再次扑簌簌的落下来,强行稳住心神,控制自己全心全意,心灵传音道:“我在,莫言你怎么样?”
余莫言那边很振奋的样子:“好,太好了,你没事吧?”
“我没事,我很好,这比翼双心不能开通太久,我怕对方另有反制之法。”
“这一节我们有准备,你安心等待,我们马上就救你出来!”
“好。”
“莫言,等出来了,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那边,余莫言沉默了一下,道:“等你出来了,我也有好多话要和你说。”
“我等着你。”
独孤雁儿深情道。
“嗯,等我!”
……
那边。
得到补天石裨益的李成龙已然完全恢复,此刻正根据小草最后传来的画面,将地图完善。
“在地下,第二层,一个单独的小房子,那小房子特征是……”
野兽嗅蔷 月下金狐
突然身子震动了一下,难受的道:“小草牺牲了……”
众人一片默然。
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很轻,但是很清的怅然。
李成龙叹了口气,沉默了一下,才问道:“左老大回来没?线路已经很明显,位置很明确,必须要左老大辛苦一趟了。”
余莫言道:“为什么非要左老大?我去不行么?”
他感觉左小多已经很累了,而自己与独孤雁儿有双心通道,应该比别人便利一些。
“你?你不行。”
李成龙道:“咱们这伙人中,除了我和左老大,谁也没有办法将雁儿姐无声无息的带出来!连小念嫂子都不行!”
“当然,还是以左老大出手最为稳妥。”
余莫言等……
包括项冲项冰都是翻起来白眼。
左老大可以做到,那是众望所归!
可你李成龙……
呵呵,呵呵……呵呵呵了……
面对众人的“呵呵”,李成龙不禁一阵气闷。
我说的是实话。
你们去救独孤雁儿,采取的模式都是将之背出来,那样目标实在太大了,估计每走几步就得被人拦住。
而我和左老大却可以直接将雁儿姐装进自己的私密空间里,无声无息的将人偷出来。
同样的偷人,但状况能一样么?
我和左老大偷人,那是偷的无痕无际,而你们偷人,却能闹得天翻地覆!
我甚至还比左老大更多一个尤其熟悉路线的便宜,小草所见所闻,尽都被我收入眼目,你当假的吗?
只不过我不如左老大战力高……
一帮傻叉,本军师就是不告诉你们个中原因!
让你们继续愚昧下去吧!
说谁谁到。
左小多凌空而落,还故作潇洒的抖了抖衣摆,做出衣袂飘飘的态势,却被众人所无视。
看天的看天,抠指甲的抠指甲。
“咋样?”
“已经找到了雁儿姐,就在……”
李成龙仔仔细细的介绍,不厌其烦的解释地图始末。
他和左小多都是曾经杀到大殿的人,描述沟通起来,也是很容易。
“我明白了。大殿后面,有一条往下的地道……”
左小多沉思着,目光闪烁,凝神沉思了片刻,这一点时间,就已经在自己脑海之中,将囚禁独孤雁儿的小石屋完整地勾勒了出来。
“等下我就去!”
左小多一屁股坐了下来:“得先休息片刻,对了,还有件事情不太对劲,成龙,你帮我分析一下。”
李成龙道:“什么事不对劲?”
“其中一件是高手数量。里面的飞天高手,连同蒲关山和官山河,足足有十个!”
左小多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都有些犹有余悸。
“十个!?”
李成龙都惊了:“这么多飞天?!”
“没错。”
“还有一点异常,看到一个白衣青年,在指挥蒲关山,甚至是命令。”左小多道。
“恩?”
李成龙两眼一张,若有所思,喃喃道:“那这事儿……就有意思了。”
“还有最后一件事……”
“白山城副城主官山河……”
左小多乃是聪明到了极点的狠角色,任何一点点异常,他都能即时觉察,而且还能够加以利用。
官山河的反应,实在是太不对劲了。
所以左小多当时也跟着来了一招将计就计。
如今回来了,自然要就此事和李成龙商量商量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。
李成龙沉吟着,道: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有点可以基本肯定的,只要不是刻意设局的算计,那就是官山河的心境,发生了相当程度的转变,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是为什么转变的。”
左小多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
李成龙在认真考虑着,道;“或者可以趁着你这次再进去的时候,想办法印证一下,或许我们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真相。”
最强特战兵王 马铃薯片
左小多精神一振,道:“背后真相?”
“就是背后真相。”
李成龙道:“蒲关山为何会突然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?总该有其原因吧?还有那么多的道盟飞天高手存在。那么多的道盟飞天,齐齐云集白山城,这本身就大是诡异,这一切的一切,都需要一个缘由,最初的缘由。”
“这世界上,不管任何事情,只要发生了,就必然有其原因所在。”
“说的也是。”
“而我们只要找到原因所在,自然就能明白始末一切,才好制定最具针对性的策略。”
李成龙道:“其实自从我们到来,一直到现在,看似目的明确,实则根本是在打一场糊涂仗。若是能明白根本原因所在,才能更好的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进行。”
“至少到目前位置,有一点我们始终不能确定,那就是我们的敌人,究竟是蒲关山的白山城,还是道盟?”
“这可是两层截然不同的概念!”
“如果目标主体就只是白山城的话,不过是咱们星魂人族内部的纷争,我们这一次拔掉白山城之余,道盟的人死与不死,不过末节。而且我们拔掉白山城之后,道盟那边估计也不会不依不饶。”
“等于这事儿就此结束了。”
“但这件事如果背后另有道盟之人在指使策划,那么其中的因果,乃至之后的后患手尾,可就大了,需要跟上层取得联系,绝非当前的我们,可以了结!”
一念成婚,归田将军腹黑妻 清清若水
左小多沉吟着说道:“那我试试。等这次进入的时候,想办法找一下官山河?”
“不行,这样做太过冒险,如果他的举动乃是对方的设局,你主动找上门去,无疑自陷罗网,即便不是设局,也有可能将官山河暴露。”
李成龙道:“倒是离开的时候……若是能够遇到的话,传音一两句,才为最好。但进去的时候,决不可冒险。”
左小念道:“小多你什么时候进去,我先去引流一波,将该引开的引开来。”
左小多抚着自己胸口,道:“倒也不用那么麻烦,之前只是不知道雁儿的被囚地点,现在地方已经知道了,后续就好办了,不过是刚刚战斗这几场,对于内脏震动很大……多多少少,需要调息一下,需要点时间。”
他是真的没有说谎话。
这数日连续战斗下来,左小多每一场都是属于超负荷战斗。
以他化云巅峰的战力,连场大战飞天,说句不客气的话,若不是新悟的阴阳气效能超凡,若不是有小白啊和小酒入锤相助……
此刻的左小多,恐怕不死也要残废了,便是有补天石都没用。
纵然补天石再是逆天,你一次次的修补,敌人一次次打碎就是了。
所以……虽然看起来是威风八面,也的确是属于左小多的个人战力,但能够支撑到现在,仍旧多属机缘巧合,因缘际会!
但是左小多自身知道自己,那种飞天的境界压制,那种每次碰撞的自己身体的震荡,到了现在,也已经吃不消了,必须要休整一下!
李成龙理解的说道:“左老大一直挑大梁,肯定是累的,现在是下午一点钟,咱们等到凌晨一点,那时候再行动的话,你可能休息得过来么?”
左小多点点头,道:“那肯定能。”
心道,外界半日,换算成灭空塔之内的时间,相当于一个月,就算没有补天石,我也足够休息过来了,当我受了多重的伤啊!?
“不过还是需要你们小念嫂子陪我护法一下子的。”左小多冠冕堂皇的说道,这句话,说的理直气壮:“男人,太累了。”
李成龙咳嗽一声,道:“当然,当然,感同身受啊……”
龙雨生等一起转头看左小念:“辛苦小念嫂子。”
左小念一张俏脸红成了晚霞。
辛苦我什么?辛苦我去跳舞咩?
这个多多狗!
………………
【今天三更,求月票,求推荐票。各位弟兄姐妹,拉我一把……】